喜乐彩近500期走势图
       所長信箱   紀檢信箱

產業政策:兩會聲音|關于成果轉化,中科院代表有話說

時間:2019-03-27  來源:文本大小:【 |  | 】  【打印

  前言:成果轉化是科技支撐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所在,也是讓政府、科研機構、科學家頭痛的難題。 

  為解決這一難題,政府多次頒發《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實施<科技成果轉化法>若干規定》、《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行動方案》等各種政策。 

  今年年初,國務院辦公廳也印發《關于抓好賦予科研機構和人員更大自主權有關文件貫徹落實工作的通知》,提到要明確科研人員獲得成果轉化收益的具體辦法等內容,旨在促進科技成果的轉移轉化。 

  正在進行的全國兩會對此話題也表現出高度關注與重視。 

  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要充分尊重和信任科研人員,賦予創新團隊和領軍人才更大的人財物支配權和技術路線決策權。 

  中科院各參會代表也紛紛建言獻策,提出各種意見與建議。 

  改善激勵機制,提升成果轉化積極性 

  如何調動科研人員積極性、打通成果轉化的各個環節,正成為多方關注的焦點。近年來,全國各地旨在推動科技成果轉化的政策密集出臺。通過提高股權獎勵限額、允許研發核心骨干持有更多股份等措施,科研人員推動成果轉化的積極性的確有明顯提高。 

  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正高級工程師高昌慶表示: 

  “盡管有大量用于成果轉化的資金,但若激勵政策或機制不明確、難落實,科研人員的積極性必然受到限制,投入的資金也就白白浪費了。 

  從前科技成果入股的股權獎勵最高限額是30%,如今最低是50%。去年,我們單位新成立公司十余家。 

  單位持有的股權金額顯著增加,科研人員持有的股權更是飛速增長。科研人員的口袋鼓了,投資、消費的信心就有了。” 

  全國人大代表、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所長沈仁芳今年帶上全國兩會的議案,就提到鼓勵以許可、轉讓替代科研單位技術入股的技術轉移模式,沈仁芳說“若采用技術入股,可以借鑒‘股權+資金的方式,對科研機構可持有的股權,由研發團隊或團隊負責人現金回購,將該單位在孵化企業中的股權權益轉變為債權權益,使技術權屬、股權權益更加清晰。 

  提高專利質量,從源頭增加有效供給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丁奎嶺針對專利質量普遍不高、科研成果轉化率低的現象,提出了質疑:“在國內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研成果轉化率能達到10%就不錯了,科研人員申請了那么多的專利,驅動力是什么?是真的需要進行知識產權保護,還是因為評價體系需要通過專利來評職稱、進行項目結題呢? 

  丁奎嶺對加強科研成果轉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們需要更加務實的科研評價體系,專利申請不是簡單的只看數字,更要注重專利的有效性、內涵和價值。 

  當前專利含金量低,源頭是科技創新有效供給不足,這要從原始創新能力上找差距、補短板,加強基礎研究和核心技術攻關。 

  同時要通過政策制定掃清障礙,進一步激發科研人員的積極性,同時在科技成果轉化和實施的具體操作過程中保護好科研人員。” 

  重視收益歸屬與專業平臺,讓需求與技術“面對面” 

  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之路是否通暢決定著科技創新工作的成敗。 

  要加快創新成果轉化應用,就必須徹底打通關卡,打破實現技術突破、產品制造、市場模式、產業發展“一條龍”轉化的瓶頸。 

  依據專利法等相關法律,職務科技成果所有權屬于科研人員所在單位。目前我國科研人員絕大部分科技成果還屬于職務性成果。 

  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院士、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副所長種康表示“怎樣把這個職務性的成果從研究機構轉移出去,是目前成果轉化要關注的問題。”他認為,國外的一些高校會依托專業的成果轉移轉化機構,而國內更多的是在研究所和大學內設立成果轉移轉化辦公室,在了解本單位研究成果的基礎上,和需求方進行對接。 

  既了解科研項目中的技術,又能明確市場需求,且對所處行業乃至國家政策、投資信息有較為準確的把握。若有提供相應專業服務的成果轉移轉化機構,勢必減輕科研人員負擔、進一步激發其積極性。 

  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微電子研究所副所長周玉梅說:“如果想把成果轉化這件事做成,就需要主動去了解需求。一個成果研發出來以后,為了適應需求,可能還需要進一步打磨。如果依托成果轉化中心或平臺這樣的機構去做二次開發或是孵化,科研人員也會少操心。”但據統計,我國2000多家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中,設立專門技術轉移機構的不到1% 

  培養技術經紀人,壯大成果轉化專業人才隊伍 

  “其實各個行業千差萬別,推動成果轉化涉及的專業知識也是多方面的。”周玉梅表示,“但現在來看,科研成果的擁有者更認同的是轉移轉化專業機構的作用而非其價值,導致這種專業機構的盈利模式還不明朗。”

  全國人大代表、中科院沈陽分院院長韓恩厚說:“科研成果及時有效轉化的薄弱環節包括轉化渠道、信息渠道、專業化人才。”問題的關鍵在于學術界的成果與產業界的需求不合拍,一些企業的技術承接能力欠佳。 

  為此,中科院沈陽分院在推動學術界與產業界對接方面進行了有益的嘗試和探索。“沈陽分院與地方政府開展雙向調研摸需求,并舉辦專題對接會,讓科學家和企業家成為朋友。沈陽分院還鼓勵中科院專家與地方企業就行業難題開展聯合攻關,每年會選派10多位科技副職在遼魯地方政府掛職,并派出科技特派員到企業,進而有針對性地開展合作。韓恩厚希望這些舉措可以為雙方實現高契合度的對接,推動學術界和產業界各自向前一步,共同彌合鴻溝。 

  科學家和企業家關注點不同。科學家關注技術的創新,通常以在頂級期刊發表文章為目的,而企業家則關注技術,以追求市場占有率和利潤為目的。 

  沈仁芳說:“當前,國內大部分研發項目的指南來源于學術界,并非市場急需解決的問題,科學家和企業家在研發方向上尚未達成一致。”他呼吁在保障一定比例研究經費用于開展基礎研究和重大科學裝置外,一些涉及產業科研項目的指南可以由企業為主參與編寫,并由企業提供匹配資金,這些匹配資金未來可以通過國家稅收優惠等政策返還。 

  沈仁芳還給出了一個培養技術經紀人的解決方案: 

  “一是由政府出臺政策,鼓勵社會資本或財政科研經費入駐高校和科研院所,設立市場化的技術孵化基金,完成科研成果的中試,實現成果的最終應用。二是改革科研成果轉化人才的評價體系,讓更多的技術人成為技術經紀人。” 

  在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南京師范大學副校長朱曉進提交了一份關于促進高校成果轉化的提案,建議我國應鼓勵高校成立負責科技成果轉化的科技服務(集團)公司,獨立核算、自主經營、自負盈虧。 

  這與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科學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先進制造技術研究所所長王容川提出的“一所兩制”模式不謀而合。“一所兩制”指院所可以探索運行新型研發機構,把科學家系統、工程師系統和管理經營階層整體融合起來。“縱向項目、橫向項目、產業項目,這些項目都需要人來做,而‘一所兩制’的制度安排,可以把這幾類人裝進一個體系,各安其位、各守其責,以制度的力量保證科學、技術和產業真正地融合。”王容川說,“對一些確有潛力的技術成果,鼓勵科研單位自己投資繼續跟進,直到把新技術、新工藝研究成熟,并在一些企業應用成功后再投放市場。” 

  更多政策為成果落地保駕護航 

  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院士、中科院遺傳發育所研究員曹曉風認為,科研人員推動成果轉化的積極性,還須有更多政策做保障。 

  在沈仁芳看來,從制度上完善科技成果權屬管理,明確技術成果轉化的定義和標準,明確科研機構可自主處理權益的范圍等,可以解除科研人員的“后顧之憂”。 

  比如將技術權益通過約定方式賦予科研人員或企業方等,為技術成果的市場轉化“松綁”。科技成果的權屬確認工作可以結合實際情況,在科技成果形成時和轉化前完成。 

  曹曉風表示,以分子育種技術為例,基因編輯技術一直呈活躍發展態勢,正進入成熟與穩定階段,但其市場化目前仍是一個待解問題。 

  “掌握了基因編輯技術中重要編輯位點的知識產權,就有可能在分子育種方面實現技術壁壘。而政策的改變有可能激發企業和個人對未來市場的期待。”曹曉風說。 

  含有新技術的科研成果如何更快轉變成生產力?在曹曉風看來,還是要讓科研機構和科研人員更有“安全感”。 

  比如除涉及國家安全、國家利益和重大社會公共利益的科技成果依照相關法律法規實施管理外,讓科研機構和科研人員對持有成果有自主決定轉讓、許可的權利。主管部門及單位可減少或取消審批備案程序。 

  “對于科研機構取得的職務科技成果,所屬單位兩年內未實施轉化的,成果完成人或團隊擁有優先處置權。這樣能更好避免科研成果浪費,提高科研人員積極性,提升成果轉化效率。”曹曉風建議。 

    

  本文由中國科訊(微信號:Sci-think)綜合編輯整理自以下文章: 

  1. 任芳言 秦志偉《成果轉化,多少梗阻被打通?》 中國科學報 

  2. 沈春蕾 趙廣立《跨越科技成果轉化的無人區達爾文死海》中國科學報 

  3. 高雅麗《丁奎嶺委員:引入社會投資促進科技成果轉化》 科學網 

喜乐彩近500期走势图 mg藏分不让出款 北京pk历史记录查询 时时彩后一稳赚不赔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 澳洲幸运5彩计划软件 双人斗地主二人斗地主玩法 广东11选5助手 21点游戏官方下载 双色球6码黄金分割点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