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彩近500期走势图
       所長信箱   紀檢信箱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傳媒動態

20190326【中國科學報】“張小平們”的另一種可能性

時間:2019-03-27  來源:文本大小:【 |  | 】  【打印

  導讀: 北京國科天迅數千萬元A+輪融資由中科創星領投,主要用以研發投入和市場拓展。 

    

  ■本報記者 丁佳 

  8年過去了,房亮始終忘不了那一天。 

  2011929日,伴隨著轟隆巨響,火箭助推器噴射出耀眼火花,天宮一號劃破了酒泉的夜,中國第一個目標飛行器順利發射升空。 

  212545秒,天宮一號準確進入預定軌道,主控室里響起了延綿不絕的掌聲。房亮作為中國科學院載人航天工程空間應用系統主管設計師,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喜極而泣。 

  如今,即使離開了“體制”,走上了另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航天人特有的這腔熱血,依然在他的心中流淌著。 

  不安分的航天人 

  去年以來,航天科技人才張小平的離職事件在社交媒體上廣為傳播。因為個人職業的選擇,導致人才與單位最終“撕破臉皮”,更是令人唏噓。 

  不過,房亮的“職業天花板”卻有些不一樣。  

  在過去的5年間,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空間應用系統為了滿足載人空間站的載荷組網應用需求,亟須尋求更符合嚴苛環境數據傳輸要求的光纖總線技術。然而在當時,國外在主流光纖總線技術方面對中國一直實行著嚴厲的技術封鎖。 

  為了打破這種僵局,包括房亮在內的中科院空間應用工程與技術中心光纖總線研發團隊,通過對國內外總線技術進行論證和研究,最終開發出了整套國產協議,并且在協議實現、測試設備,尤其是芯片研發設計多個核心環節,實現了完全自主可控。此后,在“天宮二號”“天舟一號”,以及海軍某發射系統上,該項技術都得到了成功應用。 

  隨著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的快速發展,房亮也迅速成長起來。在中科院空間應用中心工作的近10年間,他從助理工程師成長為主任設計師、副研究員,從工程崗位走向了研究室副主任的管理崗位。 

  “說實話,所里的工作很穩定,環境很舒適,待遇也不低,領導也惜才愛才。可我天生就是個不安分的人。”房亮坦言,在當時,載人航天工程萬眾矚目,也取得了很多技術突破,但他總覺得這些“天上”的技術真正能夠“落地”的,還沒有很好的先例。 

  兩次辭職 

  房亮感到,光纖總線技術用在載人航天工程上,固然有重大的意義,但其最高價值遠不止于此。“包括光纖總線技術在內,運用在載人航天等國家項目上的尖端科技成果數不勝數,但這些成果當時僅滿足了當下的課題和項目需求,并未發揮科技成果對其他領域的市場價值,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科研成果的浪費。” 

  于是,帶著圍繞光纖總線技術撰寫的落地計劃書,他找到領導,提出了辭職創業的想法。 

  幸運的是,房亮并沒有遇到張小平那樣的阻力。實際上,中科院空間應用中心主任高銘的回復還令他感到有些出乎意料—— 

  “年輕人有一腔熱情很正常,但是你還沒有相關的經驗,所里可以幫你在研究所孵化的科技公司里成立一個事業部,你先找找市場,有好的需求你再出去。” 

  20148月,這個小小的事業部成立了。房亮等人做出了他們的第一個產品,對市場的真實情況也有了更深的了解。 

  他再次提出離職。中科院空間應用中心又給他提供了寬松靈活的創業過渡期,包括停薪留職、在崗創業等,但這次,房亮卻婉拒了。 

  “大家創業的積極性很高,但說實話,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創業的。出于對人才保護的目的,中科院針對創業的科技人員出臺了很多人性化的政策,我也很感激。”但當時已經有幾個青年技術骨干鐵下心來要跟房亮一起創業,如果他給自己留了“后路”,整個團隊的決心就要受到動搖。

  技術領先就能當贏家? 

  2015年底,房亮搬出工作了多年的研究所,成立了北京國科天迅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載人航天科技成果的市場化應用。 

  當時,市面上傳統的總線系統用的還是上世紀80年代的技術,它的特點是控制系統有很大的話語權,就像一個主持人一樣,只有它把話筒遞過去,發言者才有機會說話 

  對一個有著幾百臺設備的空間站或科學衛星來說,這樣的通信控制系統會非常繁雜,各種不同種類的接口、布線就像一張大蜘蛛網一樣,不但維護困難、可擴展性差,最大的瓶頸是傳輸速率低,每秒只能傳輸1M的數據。 

  而房亮團隊將原有的銅軸線傳輸介質升級為光纖,整個系統集成在了一枚小小的芯片中,生產、測試、封裝全部實現了國產化,通過算法的改進,將傳輸速率提高到了每秒4G。這項技術,在天宮一號”“天宮二號”“天舟一號等國家任務中都得到了成功驗證。 

  對于技術本身,房亮保持著絕對的自信。但一盆冷水很快就潑了過來。 

  “我們做科研出來的,還是科研的思維,仿佛我的東西好,你就必須買我的。”房亮坦言,當有客戶提出個性化的需求時,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我們的技術路線已經很好了,這個怎么能改呢?”唯技術論和書生的執拗讓公司丟了單子。房亮終于意識到,創業是九死一生的過程,單靠技術領先未必能始終當贏家。唯有以用戶需求為導向,提供創新性的產品和技術,才能有生存的可能性。 

  在這種理念下,公司迅速成長起來。據統計,近3年來,公司銷售每年都保持著3倍的高增長。在中科院北京分院近日公布的“2018年度科技成果轉化獎名單中,國科天迅的新一代軍民兩用光纖通信總線協議芯片項目獲得了特等獎。 

  “總線技術可以說是一種‘一次失敗,機毀人亡’的技術,特斯拉在中國建廠了,但是總線仍堅持自己做,足見這項技術的核心地位。”房亮說,作為從科技“國家隊”走出來的創業者,除了在航空航天、軍工等領域繼續發力之外,他們還在無人駕駛、車路協同、工業控制網絡等領域進行了布局。“我們有責任為國家高可靠通信核心技術的自主可控貢獻力量,為國立芯。” 

    

《中國科學報》 (2019-03-26 1版 要聞) 

原鏈接:點擊前往

喜乐彩近500期走势图 赛车pk10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彩票怎么 怎么代理棋牌平台 ncaa橄榄球比分官网 三公玩法技巧 最精准三肖六码3肖6码 全天重庆时时彩万计划 上海时时网计划表 北京pk赛车四码计划 怎样看北京pk10赛车